2014年05月21日

宋代坐具研究之扶手椅

  邵晓峰,南京林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美术与设计研究中心主任、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古典家具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多年潜心研究宋代家具,取得一系列,被业界誉为“宋代家具研究第一人”。

  华夏收藏网讯 椅子作为高坐家具的代表,在宋代有了更为成熟的表现,宋代的椅子主要可以分为靠背椅、扶手椅、交椅、圈椅、玫瑰椅等。

  搭脑是指椅子、衣架等家具中,位于最上方的横梁。根据搭脑的形状,将宋代的扶手椅简单地分为直搭脑扶手椅和曲搭脑扶手椅,便于研究。

  由于年代久远,宋代直搭脑扶手椅的文物较少,现出土的文物中,日本正仓院藏宋代(带托泥)木扶手椅和山西大同金代阎德源墓出土木扶手椅(图1)较为有代表性。山西大同金代阎德源墓出土木扶手椅为明器,高20.5厘米,式样为四出头官帽椅。其搭脑和扶手平直出头,其中的搭脑出头甚长,按比例来看,是目前笔者所见四出头官帽椅中搭脑出头最多、最具宋代官帽硬翅特征者。背板为竖向整板,椅足上细下粗,四足间均有枨,足与座屉间饰有圆头牙子。

  除了明器,宋图也为我们研究直搭脑扶手椅的设计、构造、运用等提供了宝贵资料:宋佚名《勘书图》、宋佚名《西园雅集图》、宋代版画《天竺灵签》、南宋刘松年《四季山水图卷 夏》、南宋马公显《药山李翱问答图》、南宋张训礼《围炉博古图》、南宋时大理国《张胜温画卷》(慧可、慧能、神会大师坐椅)等。其中南宋刘松年《四季山水图卷·夏》和宋代版画《天竺灵签》中的扶手椅又属于设计别致的特色躺椅。

  上文提到的扶手椅中,日本正仓院藏宋代(带托泥)木椅、山西大同金代阎德源墓出土木椅、南宋时大理国《张胜温画卷》中的坐椅又属于四出头扶手椅的范畴,就是我们常说的“四出头官帽椅”。

  得益于地理因素和气候因素,一部分深埋地底的宋代家具至今形象鲜明,保存完整。我们有幸看到的贺兰县拜寺口双塔出土的西夏木扶手椅(图2)和区天开塔地宫出土的辽代四出头木扶手椅(图3)就是此例。

  在现存的西夏家具中,贺兰县拜寺口双塔(西塔)出土的彩绘木椅较为精致华丽,这与佛教在西夏王朝中的地位重要有关。此坐具高88厘米,由靠背、扶手和底座构成。靠背上部有起伏状曲搭脑,搭脑出头部分饰灵芝纹。靠背中部装一背板,背板上部雕成升起的如意云头,下部开出一壸门。扶手分两层,上层以短柱分为四小框,框内开光为椭圆形,边髹红、黄、黑等色。下层则以高度两倍于上层柱的柱子分成三部分,中间部分面积最大,约占一半,三部分均有彩绘。扶手有出头,雕成如意灵芝状。底座较为简单,只由四块条板组合而成。这种坐具在严格意义上并不能叫椅子,因为它没有适合人垂足而坐的椅足,人们只能跪坐或于其上,是适合僧侣用的坐具。它也近于“养和”,只是多了扶手。关于“养和”,南宋林洪《山家清事》“山房三益”条记载:“采松樛枝作曲几以靠背,古名‘养和’。”宋人又称“养和”为“懒架儿”,如宋佚名《大宋宣和遗事 亨集》描写宋徽微服会李师师,“二人归房,师师先寝,天子倚着懒架儿暂歇,坐间忽见妆盒中一纸文书。”明张自烈《正字通》解释“养和”为“今之靠背也”。总的看来,这种坐具体现了中国家具由低坐向高坐发展时期的混合特征,是一种较为独特的坐具。

  宋画中有不少曲搭脑扶手椅的图像,如现存山西繁峙岩山寺金代壁画《宫中图》、敦煌62窟宋代壁画、宋佚名《白描罗汉册》、宋佚名《宋代帝后像(南熏殿旧藏)》中的《宋宣祖像》、《宋太祖像》、《宋真后像》,南宋陆信忠《地藏十王图》、南宋时大理国《张胜温画卷》(达摩、道信、弘忍、僧璨和法光的坐椅)、南宋佚名《五山十刹图》(东福寺本灵隐寺椅子与前方丈椅子)等。

  宋代曲搭脑扶手椅的雕塑作品也有不少,例如现存山西太原北宋晋祠圣母殿中的扶手椅、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出土的石雕扶手椅和江苏溧阳竹箐乡李彬夫妇墓出土的陶肩舆等。

  一些扶手椅的曲搭脑末端出现了龙头的造型变化,例如,宋佚名《宋代帝后像(南熏殿旧藏)》中的《宋宣祖像》、《宋太祖像》、《宋真后像》中的扶手椅,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出土的石雕扶手椅等均有如此特点。另外,山西繁峙岩山寺金代壁画《宫中图》中的扶手椅则是在扶手末端呈现龙头造型变化。

  而在一些僧侣使用的扶手椅的搭脑与扶手上也出现了龙或凤的造型变化,例如南宋时大理国《张胜温画卷》中的道信大师所坐扶手椅的曲搭脑呈现出一条龙的完整造型,其扶手也呈现龙头与龙尾的造型。该画卷中的弘忍大师所坐扶手椅的曲搭脑则呈现出凤头的造型。

  还有一些扶手椅的曲搭脑末端出土的现了灵芝纹的造型变化,例如贺兰县拜寺口双塔出土辽代木扶手椅、山西太原北宋晋祠圣母殿中的扶手椅、南宋陆兴《十六罗汉图》中的扶手椅、宋佚名《十六罗汉 矩罗尊者》中的扶手椅、南宋佚名《五山十刹图》中的东福寺本灵隐寺椅子、南宋佚名《五山十刹图》中的前方丈椅子等均有如此特点。而南宋佚名《六尊者像》中的扶手椅的曲搭脑末端则出现了纹的造型变化。

  由于一些扶手椅体量大,装饰华丽,供地位高贵者使用,也被称为宝座。例如,山西太原北宋晋祠圣母殿中的扶手椅(图4)、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石雕宝座等。另外,山西繁峙岩山寺金代壁画《宫中图》、宋陆信忠《地藏十王图》、宋佚名《宋代帝后像(南熏殿旧藏)》中的《宋宣祖像》、《宋太祖像》(图5)、《宋线)等画中的扶手椅均属于宝座。

  《宋太祖像》中的赵匡胤所坐宝座颇具气派。赵匡胤是北宋开国之君,据载,他“天表神伟,紫面而丰颐,见者不敢正视”。此画像将这一特点传达得很到位。关于他的画像,北宋郭若虚《图画志》卷三载:“今定力院《太祖御容》、《梁祖真像》,皆(王)霭笔也。”王霭是京师人,工佛物,长于写貌,曾奉旨到江南潜写南唐重臣宋齐丘、韩熙载、林仁肇相貌,颇令赵匡胤满意,任翰林待诏。因此,此画有可能是出于他的妙笔。

  画中的这件宝座保留着浓厚的早期高榻特征,它与足承都是托泥式的,而且托泥下的四角均设有云纹脚或圭脚。画像中的赵匡胤体态胖硕,神情威武,按人与坐具的比例折算其宝座宽度约在110厘米。其高度、坐深与一般稍大的椅子相当,在50厘米和110厘米上下。座屉与左右两侧的托泥间形成壸门洞,洞下各有一升起的如意云头纹。虽然宝座的前、后面被白色椅披与太祖身体遮挡,但根据从足承的推测(足承前面设两个壸门)宝座坐面与前后托泥之间也可能设置两个壸门劵口,其下也有云头。

  宝座在装饰上十分讲究,除了通身髹红漆外,还在一些结构的边角处进行了鎏金镶嵌,装饰元素为草叶纹与云纹。它还是四出头扶手椅,这体现在水平扶手与弓型搭脑的末端均有一圆雕髹金漆的凤头,嘴衔挂珠。宝座扶手较低,按比例折算约15厘米。靠背并不与坐宽相等,而是设置在中间,且左右距扶手按比例折算为20厘米左右。它形制独特,以方为主,方中带圆,用材已不似隋唐家具那么厚重,体现出一种线条的韵律美,它和宋太祖袍服上流畅匀称的线条一同构成了动静、曲直、疏密的相互作用,成就了这幅人物画的杰作。宋初的者比较提倡节俭,反对奢侈之风,史料记载宋太祖就不事侈靡,崇尚,并十分注意表率作用。《宋朝事实类苑》载:“太祖服用俭素,退朝常絁衣裤麻鞋,寝殿门悬青布缘帘,殿中设青布缦”,“乘与服用,皆尚质素。”虽是如此,但在体现皇权的宝座上,即使是宋太祖也不可能一味地“皆尚质素”,这件供后人膜拜的画像,突出地反映了这一点。

  华夏收藏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华夏收藏网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您若对该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联系电话 邮箱: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尊重网上,遵守《全国常委会关于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遵守中华人民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陈先生)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 杭州趣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