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火炉、腊肠与成城学校里的高谈阔论

  成城学校一年半毕业,学费每月25元,比其他学校贵,蒋百里毫不气馁,通过翻章和书籍来筹措经费。他译的第一本书是《学问法》,数十年后他与著名学者胡适初次见面,胡适还提起过这本书,可见这本书影响不小。除翻译外,蒋百里还时常得到朋友的接济,应了“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的谚语。1904年蒋百里由自费改为官费,但始终未用的一毫半分。

  进入成城学校后,蒋百里和蔡锷等人在校内成立了校友会,借以联络感情,交流学问,互相帮助。不久,他们又联络校内外志同道合的蒋尊簋、范源濂、刘百刚、吴禄贞等30余人秘密,歃血为盟,以扫除、建设新国家为旨。

  蒋百里和蔡锷等人在成城学校期间,还与后来以《军》一书而名闻天下的邹容多有交往。邹容,原名桂文,又名绍陶,字蔚丹,四川省巴县人,生于1885年。与蒋百里和蔡锷不同,邹容的父亲邹子璠是个富商,行商于沪、汉、陇、蜀之间,所以邹容少时衣食无忧,但聪明好学的程度丝毫不弱于蒋、蔡二人。邹容喜欢阅读名人传记,对历史上爱国民族英雄的事迹尤为着迷,对父亲为他定下的科举为官、光耀祖的子不感兴趣,童子试,未能中秀才。在这一点上,他与蒋百里和蔡锷有所不同。邹容在重庆经山书院读书时常常在同学面前指天画地,大发议论,尧、舜、孔、孟,无所,被经山书院山长吕翼文, 邹容也因此被呼为“狂徒邹二”。

  1901年夏,四川省招考官费留学生,邹容以优异成绩入选,但就在他整装待发时,被四川总督奎俊以“聪颖而不端谨”为由除名。邹容虽遭此打击,但不改初衷,自费东渡日本,入东京同文书院学习。“狂徒邹二”到东京后如鱼得水,他在课余广交朋友,畅言排满,成城学校就是他常到的一个地方。邹容每次到成城学校,都与蒋百里、蔡锷、胡景伊、刘禺生等人聚谈。刘禺生从国内带来许多新会腊肠,大家围着火炉一边烤食腊肠,一边高谈阔论,每有惊人之言,就由邹容。月余之后,腊肠食尽,邹容所书手稿也已不少,汇而成册,蔡锷在封面上写《腊肠书》以为纪念。

  后来,邹容以《腊肠书》为张本,参考大量文章、诗词,写成轰动全国的《军》一书,在社会上产生很大的影响。

  1903年春,邹容因与张继等人剪去留日陆军学生监督姚文甫的辫子,而被扣上“犯上作乱”的帽子,在日本的压力下返回上海。他的《军》由章太炎作序,在上海正式出版,“”了朝廷,因而获罪,于1905年4月在狱中害,年仅21岁,令人扼腕痛惜。中国失去了一位,志士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作者简介:杜继东,1966年生,永昌县人。历史学博士,编审。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科研处处长。从事史、近代中外关系史研究。